四月蓝

【优桐】有关爱情

贵族优吉欧x平民桐人
不接受考据……。无聊的脑洞。

伦敦的天空总是灰蒙蒙的。工厂所产生的大量二氧化碳,街头乞讨的人们身上的臭味,与未曾清理的牛粪与马粪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这种令人作呕的味道却早已让人习惯。定律是,腐朽的贵族永远高雅地坐着马车,高高在上地俯视着底级阶层的人民。定律不可改变,穷鬼也永远不可能穿上富人的衣服。这只会让他们看起来像可笑的小丑。

桐人也属于穷鬼的一员。得不了温暖亦或不得温饱。每天风吹雨打地守着他不足四平方米大的简陋棚架,在路过的人大衣口袋里用手指衔出几便士,却总能逃过警察的追捕。靠着这些微不足道的零钱过着活。

他也不是没有反省过自己这样颓废又触犯法律的生活,他甚至想过他可以去帮大人打工,来得到正经的收入。不过这些想法一纵即逝,毕竟他可完全不想为肮脏的富人工作。

或许优吉欧是一个例外。

优吉欧是桐人最厌恶的贵族子弟。不,比起厌恶来说,应该更大程度上是嫉妒作怪吧。嫉妒他有父母宠爱,嫉妒他不愁吃喝不愁衣住,嫉妒他有桐人自己所没有的东西,嫉妒他的存在本身。这些情绪也曾接近疯狂,不过桐人的性子一向开朗,就算有多么不甘多么愤怒天性也会使这些情绪被压抑在内心深处。

而优吉欧也以自己本身的魅力让桐人完完全全地信服了他。对于桐人来说,优吉欧是朋友、是亲人、是搭档、是……他喜欢的人。

这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升腾而起的种子。它由稚嫩的绿芽长成了参天大树,由点滴之水汇成了汪洋大海,这种感情一而再再而三地成长,加深。直至桐人慢慢无法压抑住内心的滔天巨浪,选择了逃避。

桐人亦是信奉耶稣的。正如圣经里所说,同性恋是违反上帝创造的规则的,也不应该存在。他也曾想过或许他能够悄悄地,躲过上帝的眼睛,与喜欢的人苟且度过一生。他们可以逃过火刑架,逃过断头台,可以离开伦敦这个城市,去乡下的某个地方,搭间小木屋,或许他们还会有农场,有池塘,有花香有鸟语……种种美好的蓝图,他都妄想过。可桐人并不确定优吉欧是否喜欢着他。就像他喜欢优吉欧那样的,喜欢着他。

他对优吉欧可从来没说过什么。

他发誓,如果那对绿眸再次认真注视他一次的话他说不定就真的,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了。实在是过于温柔,不像翡翠那么碧绿却有着其独特的韵味,星星与月亮的光辉都被收纳其中。他可以在里面看到未来,看到希望。他的眼神过于温柔,也过于犯规,无数次让桐人看着发
我呆然后忘记自己所在做的事情。

“优吉欧……我喜欢你,你会和我走吗?”这一句话哽在他喉咙里,无论如何他也无法说出来。他觉得说了这一句话的话,紧绷的弦就会断,内心的吊桥也会失去支撑而轰然倒下。谁知道吊桥之下是万丈深渊还是极乐天堂。

赌一把吗?获得一次能牵住他的手的机会,或者是相安无事直到死去。
赌吗?他有把握赌吗?他真的会赌吗?
赌。就算没有把握桐人也会赌。赌优吉欧的温柔只是为他一人流露的,赌优吉欧愿意为他抛弃信仰。赌赢是微乎其微的可能性,就像买彩票期待着一夜成为富翁一样痴人说梦。

我喜欢你。
我想把这份感情传达给你。
请和我……一起逃离这个地方。
抛弃你所重视的规则与信仰吧,牵住我的手。
来吧,我们会被烙印上罪恶的印记,我们的灵魂会遍体鳞伤,良知会呼救着被浸入猪油里反复滚炸。可我们会得到幸福。

“好。”

一只纤细白净的手搭上了桐人的手。

【赤黛】Finale

从赤红,到终焉的黯淡,便是终结。

风并不乖巧地咆哮着,拂乱了理性与情感,撕裂着仅剩的宁静,亦吹乱了黛千寻的发。
仰头只是为了避免沙子入眼。
咸咸涩涩的液体侵润了眼眶,他抬手片刻遮住了双眸。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恋人消失这样的轻小说情节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不是吗。

心脏像被什么东西揪住了一样。伤口被撒上了一把盐,瞬间的刺痛和随之而来的麻木痛楚一起袭击着感官。

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黛又翻开了一页轻小说。文字恍惚地在他眼前飘浮着,竟然无法将眼神聚焦在它们之上。最后一年差不多结尾了,也应该放下了。

该死的。

如果注定要离去的话,就不要制造存在过的证明啊!
什么都是……哪里都能回忆到你曾经的身影。
明明是那样张扬的性格,但却无声无息的消亡了。
你不是说你是绝对的帝王吗?
快出现啊!
出来好吗……

指关节处的皮肤被撑到发白,手指喀啦作响。
风已离去,剩下的只有璀璨的阳光,却并没有到达黛的心底。

我喜欢着你啊。

再见了。

君を忘れる方法が知りたい。

—————END—————
其实就是一个小段子,不过有打算写一个几章节的短篇的冲动。
仆仆消失了简直累觉不爱。

【樱黄】只不过是如此地喜欢着你

是什么时候的樱花季节呢?
“小青峰的队友……樱井君……这样叫可以吧?”
他朝着呆愣的我眨了眨眼并准确地叫。出了我的名字。
“真是一个好听的姓呢。”
“叫我黄濑就可以了哟!”

我们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朋友。虽然没有绿间先生般的投球技术,除了三分球和料理之外也没有特别突出的地方,可是和黄濑先生这样的天才却不会缺乏话题;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我在不停地道歉而他却不在意地挥挥手罢了。

“黄濑先生喜欢些什么呢?啊如果冒昧了的话真的很对不起!”
“不会不会!喜欢的东西吗……”
说这一句话的时候他微微仰头望向了远处的天边。泛红的霞彩映入了他瞳孔之中,嫣红与金黄交织着,相撞相融,让我看得稍微入了迷。
“果然是篮球吧。”
他撇过头向着我勾起了一个帅气的笑容。

喜欢上他又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
这样不起眼又懦弱的我,肯定是配不上他的吧,何况我们又是同性。
不过,如果不争取就放弃了的话,也就太难看了。

话说回来他还真是漂亮呢,金色雀的毛发般纯净又耀眼的瞳色、总是整整齐齐又时尚的着装、还有帅气的微笑,让我稍微嫉妒了呢。啊,对不起,或许我不应该用漂亮形容一个男孩子。

他所有所有的一切,都那么的完美,让人的眼光不禁追着他走。
他就像一块磁铁,扯着我心上的铁链,渐渐收紧,勒得我懂得了疼痛的滋味。

所以告白吧。

就算是失败也好,想做一个,自己绝对不会后悔的决定。
拜托了,人生中第一次自己决定的大事。

本来就对成功没有太大的期望,可是真正被拒绝的时候内心却是不停地蔓延着名为悲伤的藤蔓。下意识地朝他快速鞠了一躬并用略显颤抖的声音大喊了一声对不起,之后便飞一般地逃离了现场。

背靠着粗壮的树干时内心的酸水不停地翻涌着,难过与悲伤压在胸口隐隐发疼。明明是预料到的结果……喉咙像是有什么热流经过一样,吐出来的却只有胃酸。

“不要难过啊。”

“不是还可以做很要好的朋友吗?”

阳光从枝叶的缝隙中倾泻到地上,金色的碎片撒了满地。他向我伸出了手,露出了一个我一生难忘的笑容。

明明他说得对。
可是……泪水停不下来啊。

“小樱井。”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我们会是很好的朋友的,对吧?”
“黄濑先生也不会离开我的吧……”

“那是当然!”

“一起……打篮球吗?”

END

代替告别①

【俺赤x黛,时间设定是赤司高三毕业后的第四年。赤司大写的OOC,BE文请慎重阅读。】

赤司征十郎合上了书。

距离他决定在国外发展已经过了三年,而现在他也过得风生水起,不仅在生意的门路上摸出了头脑,也开始与政治相关的人物有了些许牵连。不得不说他对现在的状况是极其满意的。

他将装着咖啡的精致瓷杯凑到了嘴边,轻轻抿了一口,咖啡豆的精华经过细细的碾磨与泡制凝聚在了棕黑色的液体之中,其浓厚的香味在他的鼻尖打转。赤司对这种带着点点苦味的饮料很是喜欢,温暖得仿佛能将他所有的疲劳都融化。

忽然手机的铃声响起了。他将咖啡杯放置在瓷碟上,随手拿起了手机。荧幕上闪着的是一个信封样的图标,他解锁了屏幕后看到了来自他老队友的一封邮件。

###
From实渕玲央
To赤司征十郎
19:53 20/12
征酱晚上好♡
说起来我们已经很久没见面了呢www
小太郎和那个筋肉笨蛋都很想念征酱哦!(^o^)/
圣诞节我们准备举办一个全员派对哦!征酱不回来看看吗♪
总之如果征酱真的回来的话就是12月25号晚上五点,洛山操场见!
想念你的,
玲央
###

读完短信之后,他轻轻地勾起唇笑了,赤色的瞳孔里有着满溢的温柔。洛山吗……很让人怀念的地方啊。刚好把这段时间的文件都处理完了,所以在距离下一段忙碌的时期还有一段时间,聚一聚也未尝不是一个很好的提议。

很久不见了呢。
——————————

日本的大街上随处可见穿着厚实围巾的人群,大衣和羽绒服无疑是这个季节女士们最钟意的款式。不同的灯光交织在一起编出有点让人心醉神迷的彩色,积雪的屋瓦与行人在雪地上的脚印无疑点缀了些许冬天的味道。

雪还在悠悠扬扬地飘洒着。他将脖子埋在蓝灰色的手织围巾里呼了一口淡淡的热气。既然来到了京都的话,那就先随意的逛逛吧。他迈着步子慢慢地向前走着,眼角却瞥到了一个很隐蔽的招牌。不知为何他的心在看到黑色掉漆的字体时有一瞬间跳快了几下,尽管他自己无法对这种现象作出合理的解释,但他却有点预感,这个在记忆里并不存在的咖啡馆似乎和他有些许牵连。

“欢迎光临!”

店内的暖气肆无忌惮地掠夺着空气中的冰冷,让赤司不由自主地放松了疲劳的神经。他环视四周,随意找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了下来。由于年久失修,窗户上布满了各种划痕,从这里看出去的世界显得有点模糊不清。

他用指尖轻轻抚过玻璃上坑坑洼洼的划痕。
那是一种不可言喻的孤独感。从心房深处渐渐渗出,染上流动的血液,缓缓侵蚀着四肢百骸。
他在等待着些什么。
等待着什么呢?

轻轻叹了一口气之后,他将手放下揉了揉眉心。最近肯定是有点累了,离二十五号还有点时日,趁这个时间再拜访一下朋友吧。

坐客的喧闹声不止。

TBC

【赤黛赤】冬季预感

今年的冬天特别冷。

犹如三月里被风吹落的桃花瓣般,雪纷纷扬扬地飘洒着。落到行人行走的路径上;落到砖砌的窗台上;落在圣诞树深绿的枝桠上;落到了人的心尖上。纯白的色彩覆盖了整个世界,茫茫无际的雪景里只有零星的房屋还未被染白,顽固地宣示着自身的存在感。

黛千寻用手将垂落下来的半截围巾塞到了颈窝里;被寒冷的天气冻到发红的皮肤被埋藏在红蓝格纹围巾中,属于它的深邃的色彩让他莫名奇妙地安心。口中吹出的热气被毛绒绒的围脖挡了回来直呼脸庞,带着些许潮湿的呼吸是黛此刻唯一的暖气源,这不由得让他有了些许怨言。

啧,小少爷就是小少爷,在这么冷的天气里居然还约我出来,显然是不知道我等凡人的避寒措施没有他的那么好啊。在内心默默吐槽后黛有些不耐烦地扯了扯脖子上的布料令它更加贴近肌肤。话说来得这么早真得不是我的风格啊,我不会吃错了什么东西吧。摇着头否定了这个可能性之后他抬起手腕看了一眼钟表,还有二十几分钟才到约定的时间啊……那就先看一会儿书吧。

他在附近找了一张长凳坐了下来,然后从背包里拿出了电击文库的新书《实现之星》。在入手这本书的时候黛对故事中二的设定完全不感兴趣,亦或可以说有些反感,但是看在插画里的女生十分漂亮的份上他还是尝试了阅读。结果却意外地被其中的某些根本没有萌点的地方萌到了,更是对下一卷表现得十分期待。

在眼睛用疲劳对黛提出抗议的时候他抬起了头并揉了揉鼻梁。打了个哈欠刚想在舒适的木质长凳上小憩一会儿时,他眼角却瞥到了那抹属于中二帝王的红。银灰色的眸子带着不悦地闪烁了一下,不过很快便隐于睫毛之下。

……我才刚刚打开书你就来了吗。

黛并不愿起身与赤司打招呼于是便将书捧在怀里,头微微垂下假装入了眠。但沉重的眼皮一合上就再也不肯睁开,暖烘烘的毛衣外套让他身体渐渐升温并进入了一种动都不想动的状态下。他任由接近透明的雪落在发梢上、鼻尖上,薄似翼的雪花在接触到温热的皮肤时即刻便融化,微凉的液体滑落脸颊在上面留下一道水痕。但此刻黛却只想入睡。

他隐隐约约听到了靴子踩着雪的声音,从远到近,直至在他的面前停了下来。不远处孩童的啸声让他听得不是很真切,但却能感觉到那人淡淡的呼吸声。他甚至能想象出赤发少年在空气中变白的吐息,在空气中慢慢地飘散。有一双手抚上了他的脸颊,带着薄茧的掌心轻轻地磨挲着他的皮肤,然后好像不经意般碰到了他的嘴唇。

这举动也太亲密了点吧???

当然让黛千寻更加震惊的是之后发生的事。

在对方柔软的唇瓣贴上来之前黛都不敢相信这是现实。湿热的鼻息淡淡地呼在他脸上,然后干燥的唇瓣被渐渐地润湿,对方巧滑的舌头描绘着他嘴唇的形状,却只是匆匆几秒,很快便放开。

黛惊愕地睁开了双眼。

等一下这个一点都不可爱的后辈刚刚对我做了些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不、不对,我应该先问问他的性取向吗?不不不这样明显会很尴尬,但是这难道不是趁人之危吗啊没想到这个中二异瞳居然是这样的性格,但也没见他在其他人睡着的时候这样做啊,难道是喜欢上我了吗?绝对、绝对不可能,要是这样的事情发生了那才可怕,果然还是先问问他吧。

赤司似乎因为得知黛并没有入睡这件事而显得有点讶异,不过更多的是与平常一样的神情。他以自然的姿态向黛千寻伸出了手,似是在邀请他搭上去:“千寻,我们走吧。”

……这若无其事的表情真是让人火大啊。黛站了起身以俯视的姿势看着赤司并开口问道:“赤司,你刚刚那个举动算什么?”

“千寻,你知道我并不喜欢别人俯视着我。蹲下。”

切,专横的家伙,平时也不见他那么在意。黛只好弯了弯膝,让自己的头顶刚好到达赤司胸口的位置。

然后他发现赤司靠了过来,温柔地在他发顶上亲了一下。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这是什么展开?我可没听说过买书还附赠一个温柔的吻的!小少爷绝对中了邪了!

“千寻,我喜欢你。今天约你出来就是想说这一件事。”赤司眸子里的亮光闪了闪,或许是因为远处圣诞树的彩灯被开启了,灯光温暖的色彩映照到了他的瞳孔里。不过此刻在他眼眸里放大的影像却只有黛有点怔住的表情。

“……真是意料之外的告白。我可以拒绝吗。”

“当然不允许。”

“切,蛮横无理。”

“千寻脸红的表情也十分的可爱。”

“……啰嗦。”

不远处响起了圣诞的歌谣,悠扬的音乐缓缓揍起,嬉笑声犹如画框外的景象般恍惚不实。

“圣诞快乐,千寻。”

“我爱你。”

—————END—————